.

一松得了嗜睡症。

周围一片漆黑,一松知道这是梦境。漫无目的地向着不知名的方向走,直到视线中出现一个光点。脚不受控制,向着那个光点接近。光愈加亮,一松的步子没有停下。他背过手堪堪挡在眼前继续向前走。

下一秒会出现什么?又是无尽的黑暗亦是回忆?啊啊、虽然是奢求请让我梦到挚友们吧。睁开眼缓了会适应屋子的亮度左右撇了一下,在大脑中反应了两秒才认出这是自己的家。

自己一如既往地蜷缩在墙角,身上盖了一条毛毯。阳光透过打进来洒在毛毯上,却没有一丝温度。是梦吧、大概。

打量了一下房间,地上散落着小松的漫画、对角十四松的球棒倚在角落有些积了灰。楼上传来吉他声。断续的、不着调的弦声——可见他主人的心不在焉。

我寻着声音上楼。突然想起之前也做过类似的梦,到这儿还是一样的内容。母亲坐在半掩着门的房中叠衣服,习惯性地问了母亲其他兄弟的去向,却得到一个奇怪的眼神。

「在说什么呀一松?睡糊涂了嘛这孩子,我们只有你一个孩子呀。」

当时真的是被吓得不轻。现在想来,可能与那五个兄弟度过的二十几年才是梦境那场「梦境」才是现实也说不定呢。这么想着到了阁楼。阳光有些刺眼却还没有什么温度。

カラ松抱着吉他,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动琴弦。他的侧脸不是那么柔和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我踱步坐下,他有点吓到地转头看向我。

「噢一松、醒了吗…有没有做个好梦呢,my brother」


我没有回答,他也没有在意轻笑了声弹奏那首说是给カラgirls的歌。——真像呢。

「……因为你。这次、是个好梦。」

琴声戛然而止,我偏过头朝他微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讲的大概是ichi得了嗜睡症,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然后认为👆的事情都是梦境于是很温柔地和kara对话,kara也看出来了于是向他告了白。这么一个虐中带甜的故事。

是以前在松沼写的文,坑掉了。我也超想知道接下来怎么发展(…)

评论
热度(18)
 
© TETSU. | Powered by LOFTER